中国企业网

河南频道

您的位置:首页 > 股市 >
股神20年来头次见 这场高潮迭起的午餐本质是什么
2019-07-24 20:43:40   来源:澎湃新闻
  6月4日,孙宇晨发微博称拍下巴菲特午宴,点燃了大众看热闹的热情。一个是币圈炒作高手,一个是价值投资的旗帜,越是不搭,越有看头。

  7月23日,孙宇晨发微博称要因病取消约见,引得众人惊诧,也让自己人惊讶,后有官方“辟谣”,称只是改期。本已赚足眼球的午宴,一波三折,还真是有看头。

  这次午宴,期待者众,但前期悬念愈足,谜底揭晓时,答案就越难令人满意。午宴已举办19期,结局不难预料——午宴只是普通的午餐,连包间都没有,3个小时、与股神聊聊天,仅此而已,难道还真指望有谁能说服谁吗?

  结果如此平淡无奇,甚至让人失望,倒不如在高潮迭起时“取消约见”。只是,事关多方,已非一人所能左右——即便孙宇晨愿意,孙宇晨们也不想“放过”巴菲特午宴。“取消”终究变成“改期”。

  巴菲特午宴里的中国身影

  先从头讲起。

  2000年,在妻子苏珊的提议和撮合下,巴菲特开始拍卖“与巴菲特共进午餐”的机会,拍卖所得系数捐赠慈善机构葛莱德基金会,用于帮助当地低收入群体。

  经过20次拍卖,巴菲特午餐已经累计捐赠3416万美元,其中,四次由中国人拍得,分别是步步高董事长段永平(2006年,62万美元)、私募大佬赵丹阳(2008年,211万美元)、天神娱乐董事长朱晔(2015年,235万美元)和波场创始人孙宇晨(2019年,457万美元)。

股神20年来头次见 这场高潮迭起的午餐本质是什么

  四位中国人的“成交价”,都在阶段性高位,足见决心之大。当然,这不仅仅是一顿午餐,也不仅仅是为慈善做贡献,巴菲特午餐自有其光环效应,让竞拍成功者另有“所得”。

  段永平

  段永平看中的不是光环,而是与巴菲特接触的机会。2016年7月,第一财经日报对段永平做过专访,希望其透露想向股神请教的问题,其答复是“我想很难说有最想问的问题,我自己觉得我对投资的理解已经非常深刻了,最重要的是跟他有一个接触的机会。……特别想听听他的心路历程”。

  至于所得,事后段永平常说巴菲特告诉他“不要做不懂的东西、不要做空、不要借钱”,令他受益颇多。

  赵丹阳

  2008年6月,私募大佬赵丹阳拍下(与段永平合拍)巴菲特午宴,在金融危机的萧条环境下把成交价推到211万美元的新高度。一年后的2009年6月,赵丹阳与股神共度午餐。

  关于所得,赵丹阳曾一再强调“这顿饭解决了我多年以来困惑的问题,我的收获无法用钱衡量”。不过,在市场看来,收获正是用钱衡量的。

  午餐前,赵丹阳曾透露将向股神咨询上市公司物美商业的看法;午餐后,赵丹阳称已向巴菲特推荐了物美商业,巴菲特表示他回去看看。此后短短四个交易日,物美商业大涨23.8%,结合赵丹阳的持仓,据估计赵丹阳此举赚回了8倍午餐钱,约1600万美元。

  股神曾为午餐立下规矩,不向中拍者透露自己投资的股票;经此一事,又补了一条,不在餐桌上谈论具体股票。

  朱晔

  不能谈论具体股票后,天价午餐对国人的吸引力似乎下降了。2009-2014年的中拍者,都是外国人,直至2015年6月,时任天神互动(后更名天神娱乐)董事长朱晔,以234.6万美元中拍巴菲特午餐,成为第三位中国人。

  午餐于2015年9月8日举行,之后短短四个月内,天神娱乐股价从66.89元(2015年9月7日收盘价)最高涨至125.2元(2015年12月9日最高价)。股价上涨与午宴是否有因果联系暂且,不过,朱晔本人及公司高管层并未从此轮行情中获益。

  拍下午宴不久,恰逢A股迎来牛熊转换。2015年7月9日,为提振市场信心,天神娱乐发布承诺“自2015年7月9 日起,全体董事、监事及高级管理人员未来六个月内不减持公司股份”。六个月的锁定期,完美错过了这轮暴涨。

  关于真实所得,大概真如朱晔在采访中所说,“对于我来说,只是希望去做沟通和了解,让巴菲特了解我们这一批中国新一代创业者是怎样的人,中国年轻的一代人是怎样的,让他对中国有更多的认识和了解。”

  孙宇晨和他的波场币

  四年后,孙宇晨以456.8万美元的历史最高价拍下午宴,也是希望去做沟通。这一次,不仅仅是想让巴菲特了解中国的新一代创业者,更想要巴菲特了解加密货币。

  官宣之前,孙宇晨提前三天剧透,“我已经成功搞定,相信会带给整个区块链行业一个巨大的惊喜,整个区块链行业都将从中受益”;官宣当天,孙宇晨再次明确道,“希望邀请区块链行业知名人士一起与巴菲特交流,从而增进顶级传统投资人与数字货币的理解和友谊,让整个行业真正受益!”

  孙宇晨口中的豪华七人团(中拍者可携7人赴宴)还没组建完成,就因突发疾病致使会面改期。这场要带给区块链行业的“巨大惊喜”,没有如期而至,反倒波折不断。

  复盘此次巴菲特午宴事件,炒作迹象很明显,但除了孙宇晨重回舆论视野外,似乎无人从中获益,起码波场币持有者期待的暴涨没有到来。自2019年6月巴菲特午餐官宣以来(至2019年7月22日),波场币价格不涨反跌,缩水约10%。

股神20年来头次见 这场高潮迭起的午餐本质是什么

  波场的愿景是构建基于区块链的自由内容娱乐体系,被人戏称为要再造“区块链世界中的微博”。从愿景到落地,中间的种种不可能暂且不论,愿景本身就足以吸引投机者。

  波场币于2017年8月进行ICO,期间经历了国内ICO新规、退币以及出走海外等一系列波折,并伴随有市场操纵、高位套现等种种质疑,价格却越炒越高。高光时刻出现在2018年4月,最高涨至0.102USDT,以发行总量1000亿枚计算,总市值达到102亿美元。

  之后随着虚拟货币泡沫破灭,价格一路走低。截至2019年7月22日,收盘价为0.028463USDT,总市值28.46亿美元。

  在波场币的起起伏伏中,孙宇晨收获了亿万身家,而那个“基于区块链的自由内容娱乐体系”,仍不见踪影。此次孙宇晨高调中拍巴菲特午宴,有人称之为一种市值管理,为波场聚拢人气。

  要吸引投机者,价格暴涨才有效;要吸引投资者,坚固的价值基础才有效。一个看不到价值的东西,又有何用呢?

  巴菲特是全球价值投资者的旗帜,多次强调“不做看不懂的东西”。其实,真正让股神看不懂的投资品可能会有,但加密货币绝对不在此列,股神看得懂,也早已有判断。

  2019年2月,巴菲特在接受CNN采访时再次炮轰加密货币,表示加密货币根本没有任何独特的价值,它基本上就是一种幻想,还称比特币吸引的是骗子。

  巴菲特不看好加密货币的投资价值,这种判断源于经验教训换来的投资智慧,岂是币圈七八个人围着吃顿饭就能更改的?

  归根结底,这次饭局,大概真的只是一场炒作,也只能是一场炒作。

  再谈加密货币的前景

  当前,加密货币越发越多,市场集中度却越来越高。

  据Coinmarketcap数据,当前全球共计1.9万家加密货币交易所,为2365种加密货币提供买卖服务,总流通市值2819亿美元,其中,比特币独大,占比65%。前十大币种合计占比86%,留给其他2350多个币种的市值份额,不过14%。

股神20年来头次见 这场高潮迭起的午餐本质是什么

  投资者们变得越来越实际,越来越看中价值基础,形形色色的加密币及它们描绘的形形色色的愿景,越来越难以打动投资者(投机者)。99%的加密币,并没有价值基础,泡沫破灭后,再也起不来。

  即便是头部的几个币种,分化也在加速。以太币一直是比特币最有力的竞争者,2017年6月,以太币市值曾直逼比特币,最低相差不过75亿美元;之后,起起伏伏,差距越来越大,至2019年7月22日,市值差距扩大至1608亿美元,以太币的市值只有比特币的八分之一,以太币与比特币之间,隔着7个以太币。

股神20年来头次见 这场高潮迭起的午餐本质是什么

  资金从山寨币中退出来,习惯性地流向比特币,与其说比特币的护城河牢不可破,不如说竞争币、山寨币们实在乏善可陈——白皮书发布时,市场还有憧憬,两三年毫无动静,面对骨感的现实,就只能用脚投票了。

  转了一圈,还是这里更安全,币圈资金退守比特币,加密市场格局日益固化。但比特币的信任基础又有维系多久呢?

  人们赋予比特币两大属性,一是支付工具,一是价值储藏手段。作为支付工具,比特币表现并不好,币值不稳定、交易成本高、处理能力低下,大概率上会被诸如Libra等稳定币替代;作为价值储藏手段,比特币比足黄金的说法也不过一厢情愿。

  黄金天然是货币,这个世界对黄金的信任,不附带额外成本。而人们对比特币的信任,则以毫不间断地挖矿竞赛为前提。一旦这种高耗能的活动难以延续,旷工数量减少,比特币区块链将变得易篡改,信任基础将荡然无存,又能储藏什么价值呢?

  2019年4月,国家发改委发布《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(2019年本,征求意见稿)》,涉及鼓励类、限制类、淘汰类三个类别的产业活动,虚拟货币“挖矿”活动(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的生产过程)赫然出现在淘汰类之中。

  高成本维系的信任,必然不稳定。随着中国旷工的陆续退出,支撑比特币的信任基础正在被削弱。届时,币圈资金又将退守何处呢?

  不是钱的问题

  改变世界的,不是喧嚣浮躁的夸夸其谈,而是脚踏实地的朴实无华。币圈去魅,潮水褪去,区块链却在改变世界。

  关于巴菲特午宴,段永平曾强调“和巴菲特接触,我觉得本身是无价的。这点钱根本不好去衡量,只要你真的学到他骨子里的投资理念了,就不是这点钱的问题。”

  巴菲特午宴价高者得,但说到底,这不是钱的问题。

  (作者薛洪言系苏宁金融研究院院长助理。原题为《一个午宴而已,却搞得高潮迭起》)

上一篇:北向资金净卖出茅台逾4亿元 净买入五粮液近2亿元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关于我们投稿信箱广告服务法律声明联系我们版权声明工作人员
Copyright © 2011 《中国企业报》股份有限公司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336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669号 京ICP证 130325号
经营性网站备案 中国互联网协会 网络110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京网文【2014】0371-071号  诚信网站示范网站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